上古神物

admin 虫洞 2019-10-19 192

月姬金丝云袖一挥,郦红柳的障眼法瞬间消失,郦红柳恢复了夕虞的模样。

月姬见之笑道:“原是你这妖女!说,来月宫做什么?”

郦红柳知逃不过月姬的法眼,道:“只是来向宫主借样东西,不想就惊扰了宫主!”

说话间,虚囊中的兰芝草发出一道幽蓝色的寒光。

月姬美目一瞪,扬手朝郦红柳攻来:“大胆妖孽,竟敢来月宫盗取神物,还不快快交还,免得本宫出手伤你!”

郦红柳知自己现在不是月姬的对手,何况,她没打算要与月姬动手。

正在进退两难间,只见一道颀长白影款款朝两人而来。

来人纤尘不染,一袭白袍被风鼓作,猎猎作舞着。

“何事让母妃这般生气?”月如练的声音响起。

郦红柳心收紧,望着步步靠近来的人,极想遁地消失。

“这妖孽私自盗取了兰芝草!”

月姬挡住了郦红柳的退路。

郦红柳本想息事宁人,没想到被这对母子逮个正着。她将心一横,干脆撕破脸皮道:“这兰芝草放在这也是放着,给需要的人,有何不可?”

“放肆!你当兰芝草是你家东西!又将本宫的月宫当做什么,岂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!”月姬怒不遏道。

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,月如练也听出了大概。

其实他一早料知,郦红柳有了夕虞的记忆,定会想尽办法恢复修为,而恢复修为首当其中,便是这兰芝草。

他不过随便来月宫转转,没想到真碰上。

“母妃放心,孩儿定让她交还兰芝草!”

月姬见月如练开了口,身影一晃,放心地离去。

“这里没有外人,你可以转过身了!”月如练好笑地望着郦红柳僵直的背脊。

郦红柳回首,对上他一对晶亮的星眸。

他的气色看似见好许多,只是脸上稍带疲惫。

莫不是他根本就没受伤?

郦红柳一双杏眸在月如练身上溜转,不动声色地靠近他,摸起他的手脉。

奇怪的是,他竟没有拒绝。

他的脉相表面平稳,却又与常人不同。

月如练见她摸个手脉也能走神,嘴角扯扯道:“本神身子如何?”

郦红柳才知被他调戏了,忙放开道:“神尊无碍,只是身子虚了些!”

说时转过身,准备拔腿溜之,却被月如练扣住一只手腕道:“这般急着恢复修为做什么?”

郦红柳见心事被他猜中,心虚地撇开眼,望向浩瀚无边的银河道:“如果神尊也是来劝我交出兰芝草的,我劝神尊死了这心!此草,我今日势在必得!”

月如练摇头轻笑,“你是魔身,这草乃神物,若不加以炼化,很难被身体吸收,搞不好,反被它的灵气伤了身子,十分划不来!”

郦红柳倒是没想过这点,她两世医术和炼丹术都不过一般。而他则是高手中的高手,对听他这番一说,觉得在理,道:“多谢!”

见他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,提了草走人,又被他唤住:“这草乃上古神物,非一般的炉能炼化好,若不嫌弃,本神有一炉可借你一用!”

郦红柳幽幽转首,带着疑惑地望向他。

虽没开口,但脸上已写着,为什么不将话一次性说过多,故意的是不?

月如练唇角的笑意更浓。

本以为郦红柳会说句什么,没想到她望了他一眼后,红影一晃,已化作轻风离去。

月如练自讨没趣了一回。

手一晃,一尊带着紫光的神炉出现在手中。

那兰芝草一株难得,他真怕她炼坏了它,持着神炉追了上去。

郦红柳飞了一段路后,瞧着底下的山洞隐避性极好,便落身在那洞前。

洞外潮湿的的紧,又被密匝的藤蔓缠绕,她将红袖一挥,洞口的藤蔓当即消失,露出深冗的洞身。

她走进洞内,四处探了探,见这洞虽小,却也安全,这里不是她那个世界,能寻到一处安稳地方也算不易。

她用术法将洞内清理一番后,随手幻出一个蒲团就地打起坐来。

毕竟她修为未全部恢复,这一夜飞来飞去,极费法力,她需要休息一番,尽快恢复。

约莫二个时辰后,她睁开眼,将虚囊中的兰芝草取了出来。

那兰芝草的幽光已不似之前那么耀眼,她必须尽快炼之,免得时间拖久,就算炼化好,药效也打了折扣。

她虽没有月如练那样厉害的炼丹本事,但也能操之一二。

她的虚囊里有一鼎青色小炉,是她十万年前收伏妖王后所得。她将小炉取出,托在手中看了看,这炉子没什么大问题,就是妖气重了些。

她凝思,不知把兰芝草放进炉中会怎样?

想了会,摇头起。

先试了再说,不成的话,再去月宫盗一棵,换个炉子炼就是。

她将小炉抛向空中,暗自念起咒语。小炉在空中逐渐变大,不一会,已大如小象,炉顶直顶洞壁。

她起身将小炉前后,里外检查了一番,见没什么问题后,红袖一挥,炉盖轰然打开。

“且慢!”就在她要炼化前,月如练赶了来。

郦红柳握着兰芝草的手紧了紧,这表情好似怕月如练会来抢。

月如练唇角呛着丝笑意:“确定要用这炉?”

郦红柳顿了顿。

听月如练的口气似乎有些不妥。

眼眸一撇,倒是瞧见月如练手中发着紫光的神炉。那炉子仙气灵灵,一看就知是好货。

开口道:“神尊有何指教?”

“用这鼎吧!你那炉妖气太重,怕是没炼成丹药,就将神草直接毁了!”

郦红柳见他主动提出,也就不跟他客气,接过他手里的神炉,细细瞧了瞧。

确实是个神物,也亏得他舍得拿出来。

她将小青炉收回,将月如练的神炉抛向空中。

那炉倾刻间变大,不大不小地,恰好大到能生火。这炉倒是懂得使用者的心思,无需架柴生火,自动开炉起了火。

郦红柳将兰芝草投至炉中,却不知控制炉火的要诀,这个时候不得不低头向月如练请教。

月如练闻之笑起:“本神记得你前世就不是炼丹的料,怎么,这会想学了?”

郦红柳才没心情与他说笑,咂嘴道:“爱教不教!”

月如练上前来,揽住她的纤腰,伏在她耳边低语起,竟将控制神炉的口诀,一字不差地全数道给了她。

作者寄语:第二更了哈,晚上老时间还有一章!

分享: